ysz1kgnu

托米奇  澳大利亚网球选手托米奇在前不久落下帷幕的温网首轮中以2-6/1-6/4-6不敌法国名将特松加,整场竞赛仅耗时58分钟。赛后,温网组委会以为托米奇在竞赛中并没有“竭尽全力”,称其此举违反了体育运动精神,作出没收其悉数首轮奖金的处分。托米奇在赛后采访中表明自己在赛前感到身体不适,并没有消沉竞赛,对这一处分感到不满,并提出上诉。  “在输掉了那里的四分之一决赛后,我从土耳其坐飞机来到温网,我在(土耳其)的几场竞赛都是在40度下的高温进行,我在温网开端前两天就感到精疲力竭,身体也有些不适。接着我就要在首轮竞赛对阵最厉害的草地选手之一,我以2-6/1-6/4-6输掉了竞赛,而不是以0-6/0-6/0-6输球。从竞赛一开端我就知道我的取胜时机很小,由于我的精神状态不在最佳,但我想仍是上场极力打竞赛,由于这里是温网。”托米奇在首轮竞赛告负后说道。  不仅仅托米奇自己,同胞克耶高斯、德约科维奇、波斯皮西尔等人都表明对托米奇的处分过分严峻。  近来,大满贯董事会理事Bill Babcock发布声明,不只驳回了托米奇的上诉,还对澳洲小将进行了进一步的批评指正:“咱们检查了你曩昔在大满贯中的不妥行为,更不要提你在其他赛事中的体现了,咱们没有看到任何改动这次处分的原因和依据。”  “依据你的状况,伯纳德(托米奇),我想你也会赞同我的观念,那便是没有任何过往依据可以证明你会在未来批改自己的行为。” Bill Babcock在声明中还表明假如托米奇在接下来的八项大满贯赛事中没有收到一次处分的话,他们将偿还这次罚款,也便是本年温网首轮奖金的25%。  “说实话,我对你是否能做到以上要求都秉持着置疑的情绪,毫无疑问更多人对此的情绪或许不只仅仅仅置疑。我期望在未来可以看到你在赛场上的洗心革面,这样的话我会感到很惊喜的。”无疑大满贯董事会理事的最终这段话颇具挖苦意味。  托米奇在承受澳大利亚当地媒体采访表明这段声明是对他的不尊重:“他们这样说就好像是在嘲弄我,我底子不需要在两年之后收到四分之一的罚款。我并不需要这笔钱,我上诉是由于我期望得到公正的判定。我这次面对的罚款在大满贯历史上是数一数二严峻的一次,但我在竞赛期间没有收到哪怕一次正告。我在竞赛后也告知他们我的身体感到不适。”  托米奇表明他将持续采纳法律手段:“我会采纳法律行动,我拿回来的每一分钱都会捐给澳大利亚的慈善机构。”  (全网球)